我和兒媳的戀情 (一)(二)全

真是像人們常說的那樣,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我和兒媳的姦情終於被健健發現了。



那一天,我從單位提前回家,因為我知道月月今天休息在家。當我回家時,發現月月正在家?收拾家務。



今天的月月下身穿了一件緊身的牛仔褲,褲子緊緊地貼在身上,顯示出她那肥翹的小屁股和修長的雙腿;上身穿了一件很短的T恤,露出了一小段雪白的腰部。

幾天沒和月月做愛,我的肉棒早已漲得又粗又硬,月月看到我時,眼睛也不禁一亮,對我飛了一個媚眼。我像得到了暗示一樣,猛撲過去抱住了月月,一隻手在她那富有彈性的小屁股上揉捏,另一隻手早已攀上了她的乳峰。月月也緊緊地抱住了我,丁香小舌也透過我的雙唇渡了過來,在我嘴?不停地攪動,小手也隔著我的褲子抓住了肉棒。



經過一陣狂吻,月月的舌頭才依依不捨地離開了我的嘴,我的手隔著牛仔褲撫摸著她兩腿中間柔軟的陰部。

我看著月月,問道:「月,想我了嗎?」



「想,想死人家了。」月月回答道。

「你這個小騷貨,是想我了,還是想我的肉棒了?」我戲虐地問道。



月月的臉又紅了,羞澀地回答:「當然想你了,也想你的大雞巴了。」

第一次從清純的兒媳口中聽到「雞巴」一詞,我的肉棒更加硬了,沒想到平時文靜的兒媳也能說出這麼下流的詞彙。



「快,快一點嘛!一會兒健健就該回來了。」月月催促道。

月月說著脫下了牛仔褲,我愣了一下,原來我一點兒也沒說錯,月月還真是個小騷貨,月月的牛仔褲?面什麼也沒穿,直接露出了雪白的屁股。



「你……你?面……?面怎麼不穿點東西?」我奇怪地問道。

月月忸怩了一下,才不好意思地開口說道:「人家本來是等健健回來的,可沒想到你先回來了。」



「原來是想讓別人幹你的,我說打扮得這麼妖冶,你這個小騷屄。」原來月月是等健健回來,一想到這兒,我不僅妒火中燒。

我讓月月雙手扶著沙發,上半身躬起,肥嫩的屁股高高翹起,我站在月月的屁股後面,欣賞著月月那圓滑光潔的小屁股。



從臀溝中可以清楚地看見月月已張開小口的肉洞和緊緊閉合著的菊花,小小的陰唇和粉紅色的菊花在陽光下是那麼的耀眼,我再也禁不起這種誘惑,把臉緊緊地貼在她的小屁股上,伸出舌頭去舔食那迷人的肉洞和兩片陰唇,當然也不會放過那小小的菊花。

月月一定是剛剛洗過澡,肉洞和菊花上仍留有浴液的香味。想到這個美麗的女人洗得乾乾淨淨原來是等待別人來幹,雖然這個人是我的兒子,但我的心?也很不是滋味,我在月月那已經潮濕的小肉洞上吐了一大口唾液,並在月月肥嫩的右側屁股上重重地打了一下,打得月月「啊……」地叫了一聲,我心?暗暗地罵了一句:「小騷貨!」



我故意把勃起的肉棒在月月的陰唇上和菊花上輕輕碰著,同時雙手把玩月月那渾圓雪白的屁股。

「啊……你……快……快一點兒……」月月央求道。



「是不是受不了?你這個小騷貨,沒人幹你,你就不舒服是不是?」我說著把黑紅的肉棒從月月緊緊的屁股縫?插了進去,直接插進了濕潤的陰門。

在月月肉洞?肉汁的潤滑下,我的肉棒一下就齊根進入,龜頭狠狠地頂在月月的花心上,頂得月月兩腿一軟,「啊……」地叫出了聲。



我一面抽送,一面把手伸到月月的T恤?面去撫摸月月那小巧的乳房,隨著我的抽送,月月的乳房也在胸前晃來晃去。

我一口氣幹了四、五十下,此時的月月已是渾身細汗涔涔,雙頰緋紅,嘴?不停地「啊……嗯……」開始唱歌了。



可能是我們兩個太興奮、太投入了,直到我在月月的肉洞?射了精,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健健回來了。站在門口的健健一句話也沒說,只是用一種奇怪的目光看著我和月月,一剎那,我的滿腔慾望全部跑光,三個人都沒說話,屋?靜極了。



我不知道那天我是怎麼回到房間的,只覺得腦中空空一片。

讓人費解的是健健和月月並沒有爭吵。之後的幾天,我總是早出晚歸,盡量地避開小倆口。



直到有一天,我很晚才回到家?,剛剛走進臥室,門一響,月月也跟著走了進來。

月月穿著一件寬大的睡衣,看了我一眼,低下了頭看著自己的腳尖,細聲說道:「爸,健健讓我跟你說,你不用太自責,事情既然發生了,自責也沒什麼用。健健……他希望咱們家還像以前的老樣子。」



月月頓了頓,接著說道:「爸,我把我們兩個人的事情從頭到尾全部都告訴健健了,你……你不會怪我吧?」月月說完,小心地看了我一眼,又小聲說道:「爸,那我回去了。」



從此我和兒子、兒媳的關係又回到了以前的樣子,誰再也沒提起我和月月的那回事,家?又有了天倫之樂。當然,我和月月沒有再發生那種關係。



兩個月之後,健健再次被派到國外學習,臨行前,健健把我約出去進行了一次談話。談話內容如下:

健健說:「爸,月月把你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都告訴我了。」



我說:「我知道,月月和我說了。」

健健說:「爸,你心?也別總想著那件事兒。說老實話,當時我打開門,看到你和月月正在做……做那種事,我也有些不能接受,但平靜下來一想,一男一女在一起,發生那種事情也很正常。這畢竟是每個人的一種本能,每個人的一種正常的生理需要。這次我走,還得勞駕您多多照顧月月,當然,我說的照顧不是單指生活上的,如果您願意,你還可以像以前那樣和月月發生關係,而且我也希望你能滿足月月的生理需要。」



看到我不相信的樣子,健健笑了一下,然後問道:「爸,你是不是懷疑我說錯了,或是你聽錯了?」

我點了點頭,健健接著說:「爸,其實看到你和月月發生關係後,我也想了很長時間。月月是個好女孩,和我的感情也很好,但缺點就是離不開男人,月月表面看上去很文靜、很清純,但骨子?很淫蕩、很騷,即使不和你發生關係,她也很可能和別的男人發生那種事。其實這也不能怪月月,主要是我在家的時間太少,沒有太多的時間陪著她,其實就是我總在家,以我的身體,也很可能滿足不了她,在家的這幾個月,我就感覺到我的身體狀況不如以前。我很愛月月,我希望她幸福,當然包括在性的這一方面。如果真的她在外面有了男人,不但會給我們家庭帶來聲譽上破壞,甚至會染上那些亂七八糟的病,很可能還會使她變心,離我而去。因此,我覺得最好的辦法就是我們自己家?內部解決,你們兩個都是我最親的人,你們倆發生關係,不會對我產生什麼太大的影響,反而令我安心外出,這也叫肥水不入外人田嘛!」



我聽了健健的一番歪道理,雖覺得有些不妥,但也想不出什麼道理來反駁。

我和月月把健健送上飛機後,回來的路上我們兩個人都沒說話。一進家門,月月一下就撲進了我懷?,用小手輕輕摸著我的臉,用一種含情的目光看著我,柔聲說道:「爸,健健是不是跟你說了?」



我故意說:「說什麼了?」

月月小臉一紅說:「健健沒和你說嗎?他說他走了之後,咱們兩個可以……可以在一起。」



我故意說:「在一起幹什麼?」

「你說在一起能幹什麼?當然是做那種事情了。」月月說。



「做哪種事?」我問道。

「不來了,你故意逗人家,就是你把你的東西放進人家的東西?來嘛!」月月嬌羞地說。



我不自覺地摟緊了懷?的小女人,望著她那緋紅的臉頰及渴望的目光,我的唇慢慢地印在她那柔軟的唇上。

我們像瘋狂了一樣,猛烈地吻著,她的舌頭和我的舌頭交織在一起,就像兩隻小狗在打架,進進出出,一會兒在我嘴?,一會兒又在她嘴?。



我們就這樣摟抱著走進月月的臥室,互相脫著對方的衣服。其實這兩個月的禁慾生活,我過起來就像渡日如年,每天一躺下,眼前總是晃動著月月那俏麗的身姿,我發現我已經愛上了月月--我的兒媳婦。

當我把粗大肉棒送入月月那迷人的陰道內?,我禁不住舒服地長長出了一口氣。



月月的陰道依然是那麼緊,緊緊地夾住我的肉棒抽插之間帶來的強烈刺激讓月月不停的嬌叫呻吟,又不敢大聲,緊皺著眉頭,半張著嘴,不停地扭動著圓滾滾的屁股,好讓我幹得更深。

隨著我快速的抽送,我們兩個人的肉撞在一起,「啪啪」直響,兩個人連在一起的陰部、大腿、甚至小腹上都是濕漉漉的。



「啊……啊……」伴隨著月月忘情地呻吟,我也在一陣快速的抽送之後,把陰莖緊緊的頂在月月的肉洞深處,開始射出一股股滾燙的精液。長時間的禁慾,使我的精液特別多,月月的小肉洞已容納不下,在我粗大的肉棒還緊緊地塞在月月肉洞中時,仍有不少的精液順著肉棒和肉洞之間的空隙流了出來。

滿足後的月月的陰部一片淩亂,到處是白白的精液和一片片的水漬。



我摟著月月的身體,月月把頭靠在我懷中,我用手輕撫著月月光滑的後背,說道:「好長時間沒這麼快活了。」

月月了輕聲說道:「我也是,很長時間沒有這麼痛痛快快地做愛了,也很長時間沒吃到你這條大魚了。」



我追問道:「健健幹得你不快活嗎?」

月月臉一紅,嬌嗔道:「你總是問人家這麼害羞的問題。」



我說:「我們兩個都像夫妻一樣了,還有什麼事不能問?你快說嘛!」

月月這才回答道:「反正和健健在一起,沒有和你在一起好。」



我說:「我怎麼個好法?」

「你每次把人家都操得很舒服。和你在一起,人家每次都過足了癮。」月月小聲說道。

「那天,我和你被健健發現的那天,你和健健怎麼了?那天健健好像一點兒也沒生氣。」我問道。



月月的臉色更紅了,把臉往我懷中一藏,抱緊了我,害羞地說道:「不告訴你。」

我很好奇,追問道:「好月月,求求你,快告訴我吧!」



「你真要知道?」月月問道。

「當然了。快告訴我吧,我要急死了!」我說。



「也沒什麼,那天我們兩個的事被健健發現後,健健當時真的很生氣。後來我把我另外一個洞給健健了,健健就不生氣了。」

「另外一個洞?」我有些不解地問。



「笨蛋,就是人家屁股上的洞了,也就是人家的後庭了。」

我一下就明白了,我看了一眼月月,用不太相信的口氣問:「你的屁眼真的能容得下健健的肉棒?」



月月把頭靠在我懷?,幽幽地說:「有什麼辦法,還不為了你!為了不讓健健生氣,剛開始真的有些痛,可後來健健弄了一會兒就不太痛了。到後來就是又麻又癢,把人家弄得好難過。」

我很好奇,說道:「月月,你讓我看看你的後面好不好?」



「不嘛,羞人答答的。」月月說道。

「讓我看一下嘛!」說著,我起身分開了月月的雙腿,月月也配合地擡起屁股,這樣一來,不但月月鮮紅色的肉洞一覽無遺,而且連粉紅色的菊花蕾也暴露出來了。



月月的菊花我以前也看過和吻過,但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仔細地欣賞過,粉紅的花紋向四週放散著,中央有一個很細小的黑洞,剛剛射過的精液沿著肉洞流經過這?,使粉紅色的粘膜在燈光下閃著晶瑩的光亮,細小的肛門彷彿也隨著月月的呼吸一張一合。

我用手指沾了一點兒肉洞中的粘液,然後把手指輕輕插入了菊花之中。手指進入之時沒有太多的阻力,隨後就被一層溫暖的粘膜所包繞。



月月在我手指進入的一剎那,嘴?「啊……」了一聲,不禁又挺了挺可愛的小屁股。在我手指的抽弄下,一會兒,月月就晃動起了屁股,並發出了可愛的呻吟聲,現在我才真的發現小小的肛門是月月的興奮點之一。

當我把手指從月月那通紅的肛門中抽出來時,手指上已經粘滿了粘液。我看了看白羊一樣的月月,用手拍了拍她的屁股,調侃地說:「人家都說小護士最純潔,我看小護士表面上很純潔,背後也挺淫蕩。」



「爸,你就會侮辱護士,我們護士才不像你說的樣呢!」月月嬌嗔地說。

「像不像,看看我們的月月就知道了,不但和兩個男人發生關係,就連小小的屁洞也讓人開發了。」我笑著說。



月月的臉又紅了,細聲說道:「我知道。你知道我讓健健幹了後庭之後,心?總是不舒服。」

然後又用細小的聲音對我說:「爸,你想要的話,也來插人家的後庭一次吧!」月月紅著臉說:「不讓你幹一次,你心?總是不太舒服,你幹了人家的屁眼,你們父子倆就扯平了。」



月月說得我蠢蠢欲動,肉棒不自覺地站立起來,我還是有點不太放心地說:「月月,你真的不怕痛?」

月月說道:「人家自己都不怕,你還擔心什麼?」



說著用雙手抓著雙腿,向兩側大分開,不但鮮紅的肉洞看得清楚,就連鮮紅的菊花都顯露了出來。我心?也想試試月月的屁眼,就用手扶著肉棒,再次爬上床,用肉棒沾了一些粘在月月肉洞上的粘液,對著月月屁眼頂了過去。

月月在我頂上去的時候,也配合著我把雙腿盡可能的彎向胸前,雙手用力把自己的兩片臀肉拉向兩側,使小小的屁眼被拉成了一個細小的洞。



當肉棒進入細小屁眼的一剎那,我感覺一個小小的肉環緊緊地套在了自己的肉棒上,比肉洞更加緊縮的壓迫感,同時月月也「啊……」地叫出了聲。

我開始輕輕地套動,粗大的肉棒進入美麗的菊花的那一刻,屁眼週圍的肌肉一陣痙攣,我甚至可以感覺到肛門上的肌肉把肉棒壓迫得有些疼痛,但更多的還是快感。當我把整個肉棒全部插入後,又慢慢抽了出來,然後重重地頂了進去。



月月「啊……」了一聲,隨著全身一顫,一面搖著屁股,一面呻吟道:「爸你慢……慢……一些,你的……肉……肉棒……太大了。」

我於是放慢了速度,每次都是慢慢地插入,再慢慢地抽出。我可以感覺到肉棒每次都碰到直腸粘膜上,那是一種說不清的感覺,是比肉棒進入前面的肉洞更加刺激的一種快感。

「啊……啊……太舒服了!」月月逐漸適應了我的肉棒。

我的肉棒被月月細小的肛肉夾得已接近高潮的邊緣,但我拼命抑制住射精的慾望,享受摩擦帶來的美感。我每次都全根進入,我的陰部和月月的屁股撞擊,不斷發出「啪!啪!」的聲響。月月也不斷地擡高屁股使肉棒更深地進入,前面肉洞溢出的蜜汁順著我的陰囊流向床上,月月的肛門中不時傳來「噗吱、噗吱」的淫糜聲。



十分鐘後,月月的身體出現了一陣陣的痙攣,前面的肉洞中更是湧出了大量的淫液,「唔……」我感覺到全身的快感都集中到一點,再也抑制不住,把肉棒緊緊地頂住月月的屁股,肉棒在月月的直腸內一跳一跳地射出了第二次的精液。

高潮後的我和月月互相摟抱著躺在一起,我的手放在月月的乳房上,月月任由屁眼中精液自由地流出,流向床上。

從此後,月月的三個小洞都被我佔據了,但我用得最多的還是小屁眼,因為那?最緊,感覺最好,月月彷彿也喜歡上了後庭之樂。



二個月後,健健從國外回來,健健一回來,我只好退居二線了。當晚小倆口很早就進房間?去了,我偷偷地站在門口偷聽。



只聽健健說:「月月,這些天想我嗎?」

只聽月月小聲說:「想。」



「都哪兒想我了?」健健又問。

「人家全身都想了。」月月騷媚地說。



一會兒就聽到一陣吸吮的聲音,隨即月月就開始呻吟起來:「啊……別……舔了……」隨後就聽到男女做愛時發出的特有聲音。

健健邊幹邊問:「月月,這些天爸在家幹得你舒服嗎?」月月只輕輕「嗯」了一聲。



我聽到這兒,肉棒已硬得不行,只好回房打了一回手槍。



我們一家仍歡樂地生活在一起,但月月卻不像以前了拘束了。以前的月月換衣服時都小心地怕我看見,但現在月月有時就在我和健健面前大方地換衣服,再也不顧忌露出身體的某一部份。有時,月月洗過澡後只穿著一件薄薄的睡衣,可以清晰地看見?面什麼也沒穿,甚至連乳罩和內褲也省略了。每次看到這些,我的肉棒都會立起來。



一天晚上,當我躺下的時候,忽然月月只穿了一件小內褲走進了我的房間,望著月月赤裸的雙乳,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月月對我笑了笑,說道:「爸,健健他說,你一個人太寂寞了,讓我過來陪陪你。」



我心?一熱,說道:「這小子,心?還想著老爸。」

月月也笑著說:「爸,人家心?也想著你。」



我打趣地說:「是你心?想著我啊,還是下面的肉洞想我了?」

月月妞妮地在我懷?扭了扭說:「人家心?和下面都想了嘛!」



當然我們兩個免不了又一番大戰。以後就形成了規律,每隔幾天,月月就過來陪我一次,讓我在她的小肉洞和小屁眼?發洩一番。

一天晚上,我和健健坐著看電視,月月在洗澡。健健說道:「爸,你覺得月月近來怎麼樣?」



我不知道健健想說什麼,問道:「什麼怎麼樣?」

健健說:「我覺得月月的性慾比以前更強烈了,每次都要讓我在她的前後兩個肉洞中射精,我真有些承受不了。」



經健健一說,我也覺得是這樣,雖然我隔幾天才和月月幹一次,但每次下來也都是精疲力盡,一個男人要應付兩個肉洞,就像要對付兩個女人一樣。

我笑著說:「誰讓你把她的後庭給開發了!」



健健一臉的苦像,說道:「爸,當初我只是想嚐嚐鮮,沒想到月月卻喜歡上了。」

我說:「那你想怎麼辦?你自己可要當心身體。」



正說著,月月從洗澡間出來,穿著一件透明的睡衣,奶子和黑黑的陰毛都看得很清楚。健健壓低聲音說道:「爸,我想既然咱們兩個都和月月發生關係了,那就不如我們兩個一起上。」

月月看到健健一面和我低聲說著什麼,一面不停地瞄著她,就走過來坐在我和健健中間,嬌嗔地說道:「你們又在說我什麼壞話了?」



健健看了看月月,笑了,把一隻手放在月月的乳房上揉捏起來,說道:「我們正在誇你呢!」

月月扭了扭身體,不自然地說:「別……爸還在這兒呢!」然後又撇了撇嘴對健健說:「你們兩個男人在一起,準沒說我什麼好話。」



我看兒子小倆口的小兒女態,剛要站起來走,健健拉住了我的手說:「爸,你別走。」說著把我的手放在了月月的另一個乳房上,我立刻觸手溫熱柔軟。雖然以前也沒少摸兒媳的奶子,但在健健面前還是第一次。

健健接著對月月說:「真的沒說你什麼壞話,我剛才和爸在商量咱們三個人一起弄一次好不好。」



月月看了看健健,又回過頭來看了看我,紅著臉說:「你們父子要一同上陣啊?不知道人家能不能吃得消。」

健健慫恿地說:「好月月,試試嘛!」



說著抱起月月,來到自己的房間,很快就脫掉了月月的睡衣,一具白羊一般的身體裸露出來。

健健邊摸索著月月的雙乳,邊脫掉了自己的衣服,看著我沒動,健健不禁著急地說:「爸,你快把衣服脫掉啊!」



事以至此,我也只好脫掉了我的衣服。

脫掉衣服的父子二人,我的本意是讓健健先來,畢竟月月是他老婆,但健健卻讓我先幹,弄得我們兩人你推我讓。



月月看到我們兩人的情景,不禁笑了,對我們說:「你們二人都不先來,那我先來。」

月月兩隻手各握著一支肉棒開始套弄起來,一會兒就把我們兩人的肉棒擼得通紅發亮,龜頭也突了出來。月月讓我和健健靠在一起,將兩個肉棒的龜頭靠在一塊,張開嘴把兩個肉棒一起吞了進去。一剎時,月月的小嘴?被塞得滿滿的,我可以感覺得到月月的小舌在我們兩人的龜頭上掃來掃去,一會兒就弄得我們父子倆的肉棒硬到了極限。



此刻我的心?情慾高漲,健健可能也受不了這種刺激,從月月的口中抽出了肉棒,趴到了月月的屁股後面,舔起了月月的陰部。一時間,房間?只有嘴巴吸吮發出的「漬……漬……」聲音和從鼻孔中發出的「唔……」的快意的低吟聲。

當月月吸吮得我將要噴發時,我從月月的嘴?抽出了肉棒,拍了拍健健的肩膀,示意我們二人換一換。



我讓月月仰躺在床上,健健跪在月月的頭上,把粗大通紅的肉棒送入月月的嘴?,我則跪在月月的兩腿中間,把月月的兩條雪白的大腿大大地分向兩側,月月的兩片陰唇上和小肉洞上以及小小的屁眼上都粘滿了健健的口水,泛著光亮,當我把嘴貼上了月月鮮紅的小穴的時候,立即一股口水和陰液混合的味道撲面而來。

我也顧不了許多,伸出舌頭在我兒媳的陰唇、尿道和肉洞上一陣亂舔,最後舌頭停留在了粉嫩的菊花上。



月月的在我舔弄下早已淫液橫流,身體和肥嫩的屁股不停地扭動,嘴?不時地發出「唔……唔……」的輕吟聲,嘴?更是不停地吸吮舔弄健健的肉棒。一會兒,只見健健全身一抖,肉棒在月月的嘴?一陣跳動,一會兒就見月月的嘴角溢出了少量白色的精液。

我再也忍受不了,擡起身來,用手扶著佈滿青筋的肉棒,對著月月那一張一合的肉穴的小口,屁股一沈,頂了進去。



月月「啊……」地一聲大大的呼了一口氣,吐出了健健的肉棒,兩眼半眯,雙手緊緊地抓住了身邊的床單,胸部不停地起伏,火熱的肉洞緊緊地包裹著我的肉棒。

我開始不停地抽送,屋?響起了「撲哧……撲哧……」的交響樂。健健一隻手玩弄著月月的乳頭,一面側過頭,目光緊緊地盯著我和月月的結合處,看著我粗大的肉棒在月月的小肉洞中進進出出,兒子的手也不自覺地撫弄著他自己半軟的肉莖,臉色也紅紅的。



可能是看到自己的老婆被別人幹著,兒子特別的興奮,臉色也紅紅的,肉莖不一會兒就重新脹大起來。

在兒子目光的注視下,我則賣力地操幹著月月,月月的陰道開始不規則地收縮,像小孩的小嘴在吸吮一樣,把我的肉棒吸吮得異常舒服。我也很快地達到了高峰,在月月的高聲呻吟和屁股的抖動中,把一股股的精液射入了兒媳婦的陰道盡頭。



當我從月月的陰道中抽出仍然硬著的肉棒時,小股的白色精液也像小溪一般流淌出來,粉紅色的肉唇配上白色的溪流異常地好看。

健健很快補上了我的位置,他用手扶著陰莖沾了沾從月月肉洞中流出來的精液,把肉棒又插了進去。我看著兒子把我的精液當成了潤滑劑,肉棒又跳了跳,我把肉棒放入了月月的嘴邊,月月配合地把肉棒含入了嘴?,用舌頭清理著肉棒上粘著的精液。



看著兒子屁股的前後挺動,聽著肉體之間「啪!啪!」的撞擊聲,以及肉棒和肉洞摩擦發出的「撲哧,撲哧」的聲音,我真很感謝兒子和月月。

一會兒,我的肉棒在月月的口中再度變大,我讓兒子停下抽插,讓他仰躺在床上,叫兒媳婦騎跨在兒子的身上,我用手扶著兒子的陰莖,讓月月慢慢的坐了下去。我則伏到月月的身後,用手扶著肉棒,找到了月月的小屁眼,頂了進去。



平時進入月月的屁眼,雖然也感覺到緊窄,但肉棒進出並不困難,但今天月月的前面肉洞插入了健健的肉棒,當我的肉棒進入到月月的屁眼?時,就感覺到異常的緊窄,我進入的一剎那,月月的全身一抖,嘴?大聲地叫道:「啊……好脹啊……」

我和健健的大雞巴此刻都深藏在月月的體內,隔著直腸和陰道中間的一度薄皮,彼此都可感覺到對方的存在,不但互相傳遞熱力,還依稀領略到另一人的陰莖在不停跳躍,你推我撞,碰來碰去。此刻才感覺到女人的肉洞的空間也是有限的,在放入兩條肉棒的時候,?面的空間也是很小的。



我和健健開始抽插,一時間,兩條陰莖前後夾攻,你推我撞,飛快得令人目為之眩,陰道和肛門口的一塊嫩皮被拉扯得?外亂翻。月月雙手撐在健健的胸口上,好像不堪重負地不停地搖著頭,嘴?「依呀……啊呀……」不停地唱著歌,雙眼半閉,媚眼如絲,身體被撞擊得高低聳動,胸前一雙乳房也跟隨上拋下甩。

月月很快就達到了高潮,全身不斷地抖動,隨即癱軟在了健健身上,我和健健都可以感覺到月月的陰道和屁眼?也是一陣陣猛烈地收縮。我和健健又使勁地抽插了多下之後,幾乎同時頂住月月的肉壁射出了寶貴的精液。事後,我們三人併排躺在一起,沈沈地睡去。



以後,我們三人不再互相回避,不論何時,只要有需要,或者我和月月在健健面前,或者健健和月月在我面前,都可以公開的做愛。但玩得比較多的還是三人同時做愛。

再以後,我們三人乾脆搬到了一張床上,每天我和健健都摟著美麗的月月,享受著性交帶來的快樂。

7個月以後,月月懷孕了,我和健健並不在意這是誰的孩子。一年後,月月生下了一個胖胖的兒子。



生產後的月月更加美麗,身材微胖,更顯出了少婦的成熟性感。當然,我和健健也更加珍惜月月,月月也把愛都給了我們三個男人,性和愛的快樂仍然延續著。